为什么又是余承东?

浏览:56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15日

有着"战神"之称的余承东,最近正式肩负起为华为打开未来万亿规模的智能电动车市场重任。

5月18日,华为内部发文进行多项人事调整,免去余承东华为云CEO职位,改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,原消费者BG CEO职务不变。

换言之,余承东将正式掌管华为的智能汽车业务。这对他在华为的职业生涯来说,无疑又是一次重大的赛道切换。

回顾华为迄今发展历程中的几个关键节点,余承东基本上每次都是被任正非指派的那位"啃硬骨头"的勇士。

从早期开拓欧洲市场到手机业务,再到如今又先后将云计算、汽车业务托付余承东,在任正非眼中,这位职业经理人似乎是一个能"活在未来但又可着眼当下"的人。

尽管近期华为一再宣称"不造车",而是致力"帮车企造好车",但随着余承东下场,华为的汽车业务未来的发展路径如何,有着非常巨大的想象空间。毕竟余承东在华的行事风格,一直都是"不安现状"的人。

再及此前就已有媒体爆出,华为与北汽和小康股份的合作,实则远比目前看到的要深入。在车型研发的初期,华为就已经开始介入。

同时,功夫汽车在相关招聘网站上,看到华为的汽车BU正在开出高薪寻求智能动力以及底盘方面的人才。

有分析指出,目前华为入局智能电动车行业,初级阶段显然是要成为"中国博世",力争挤进Tier 1供应商行业;但接下来,当华为逐步摸清个中"门道"之后,要亲自下场造车也并非不可能。

事关作为余承东的"老对手"——雷军已亲自下场造车。相信这两位大佬在智能电动车的赛道上,终有一战。

1、为何是余承东?

1993年,24岁的余承东拿到了清华大学的研究生学位后,并没有选择公务员这样的"铁饭碗",而是毅然加入当时成立仅6年的华为,以工程师的身份开始其职业生涯。

那一年,华为正值从商品代理到自我研发的转折期。因为C&C08数字程控交换机研发受阻,华为当时一度濒临倒闭。

然而,华为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,首台程控交换机的研发成功让公司扭为危机,也自此进入的第一个高速成长期。

那时亲眼目睹这一"奇迹"的余承东,已对华为这家创业公司的韧劲所震撼。与此同时,而在其中卓有建树的余承东,也由一名工程师,伴随新业务的开展,在华为开启了火箭般的晋升。

"敢想"、"敢干"、"敢闯"可谓是余承东在华为工作的缩影,无论是随后任正非特地派遣他去搞定欧洲业务,还是后面让余承东"一战成名"的手机高端化战役。

"华为手机3年之内成为世界领先手机终端厂商;销售目标一年翻三倍。"2011年,在雷军的一句"为发烧而生"掀起了国产手机自主品牌浪潮之际,刚接手华为手机业务的余承东也"夸下海口"。

也自这时期起,"余大嘴"的称号开始广为流传。然而,余承东接下来却用异于常人的努力将目标实现。

他挖来了三星的杨柘,挖来了渠道专家赵科林、主管供应链的蓝通明、主管设计的Joon…2013年6月16日,华为发布p6手机,这款有着"当时全球最薄手机"之称的产品销量一路看涨,最终突破400万台。

虽然在实现该目标的过程中,余承东曾在内部遭受到巨大的反对压力,但当时任正非的力挺让他一路披荆斩棘,最终让华为的手机业务在全球大放光芒。

2019年,任正非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谈及余承东,他笑称"对谁爱才骂谁,余承东挨骂,你看他多风光"。

也或许正是得益于两者的"惺惺相识",华为才一次又一次让余承东承担了"关键先生"的作用。同时,得到老板的力挺,相信余承东在汽车业务上也有着调配更多资源,以及试错空间的"特权"。

事实上,从本次华为对余承东的职位变动,我们也能窥见任正非对余承东造车寄予着厚望。

在华为官网有关公司架构的介绍中,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虽然名为业务单元,但与消费者BG同出一个层级,两者的隶属关系并不明显。

换言之,同时身兼消费BG 以及汽车BU CEO一职的余承东,任正非在进一步明确余承东的管辖权限之余,也为余承东今后业务开展铺平了道路。

2、豪言"明年卖出30万辆!",这波吹牛如何实现?

在接手汽车业务之后,有媒体报道称,余承东对内部放出了:"明年要卖出30万辆!"这样的狠话。

余承东的底气自然是来自未来即将全面铺开的数千家线下智选店。

据悉,华为将计划7月底前在200家体验店卖车,年底拓展到1000家以上。在余承东的设想下,华为未来将拥有5000家智选店同时卖车,这是特斯拉、宝马以及奔驰等车企无法企及的量级。

一个可以参考的案例是,今年上海车展上推出的赛力斯SF5,在被冠以"华为智选"之后,订单量直线上涨,目前销量已逾万辆。

事实上,这与余承东此前在社交媒体上的大力"推销"不无关系。

在今年4月9日至赛力斯SF5车展上市期间,余承东总计发布13条微博,其中9条是关于华为与赛力斯联手发布的新车,可谓是一个称职的"带货主播"。4月20日,余承东甚至出现在华为上海全球旗舰店,为卖车站台。

市场对"华为智选"的追捧,给予余承东更多信心的同时,事实上也将让华为更加坚定对汽车业务的投入。

而且更为关键的是,华为目前亟需卖车的收入来帮助公司度过眼下的难关。

"美国四轮制裁后,华为手机这种高频、刚需、海量的产品业务遇到巨大的困难,智能电动汽车销量虽然没有手机那么大,但是单价高,能够弥补手机的销量缺失。"余承东早前承认。

根据华为早前公布的2020财报,运营商业务与消费者业务这两大华为的支柱业务,目前均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例如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和芯片断供影响,华为消费者业务的增速从2019年的34%,大幅萎缩至2020年的3.3%,为历年最低。

同时,2020年华为经营活动现金流为352.18亿,同比下降了61.5%,为5年来最低。

为此,把余承东面前最为迫切要解决的问题,必然是尽快通过卖车实现盈利。

据腾讯《深网》此前爆料称,在销售分成方面,华为与车企的分成为销售额的10%左右,而经销商能拿到的分成为7%-8%。

以售价24.68万的四驱版SF5为例,每销售一台,经销商能分到1.9万元,而华为则能拿到5000-7400元的毛利。

而且,通过华为渠道所销售的汽车也基本会采用华为的相关汽车解决方案,于是有媒体分析华为藉此实现每台汽车综合利润超过1万元非常轻松。

可以预计,如果华为明年倘若真能售出30万辆汽车,保守估计则能至少获利30亿元,获利空间的前景非常广阔。

在余承东看来,华为主推的HiCar方案,不仅可以让百万级手机中的应用带入到智能汽车中,而且可以构建华为自身的生态圈。

然而,这也或将是余承东接下来要面临到的一大难题之一。据36氪此前报道,曾参与北汽极狐项目的前BU员工透露,双方合作期间,华为生态并没有很好的应用。"传统车企对华为还有提防的心态,这导致华为很多优势发挥不出来。"

截至目前,华为已经正式官宣的造车"朋友圈"中,除了赛力斯母公司小康股份外,还有北汽、长安和广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长安与华为和宁德时代联手打造的"阿维塔科技",将完全市场化运作,独立经营。

这也意味着,华为将在此公司拥有一定话语权,同时按照规划,华为也将会参与构建研发、渠道、服务、生态等全价值链环节,余承东无疑也将能藉此实现更多在造车业务上的想法。

更让人期待的是,如果说华为在北汽极狐上是试水,长安是试验,那么广汽目前唯一一家还未揭开的"底牌",未来想象的空间仍非常巨大。

3、功夫拍案

有外界评论称,余承东的个人奋斗史就是华为企业史的缩影。

华为在不断攻城略地之际,余承东也在这一大方向的指引下,不停变换赛道。尽管外界叫他余大嘴,但他却将自己吹过的牛一个一个都实现了。

只是明年30万辆的目标要如何实现,相信余承东心里的压力并不小。毕竟特斯拉2020年在中国销量也只有147997辆。

"做新的领域很难,在我之前,华为终端业务已经换过好几任CEO,不是说他们不聪明,但他们可能没有我性格这么强悍,如此执着。"余承东曾说道。

在万亿规模的智能电动汽车赛道上,余承东如何"帮企业造好车"的同时,能否为华为探索出一条"造好车"的道路,我们拭目以待。

主营产品:熔化炉,扳手,其他焊接设备,万用表,静电场测试仪,防静电手腕带、脚跟带,防护鞋,照度计,其他防静电产品,镊子,防护手套,金刚石工具,电动螺丝刀,温度计,卡尺,电热圈,点胶机,吸锡器,有害气体净化装置,其他电子产品制造设备,防静电垫,测距仪,热风枪,测力计,工具刀,塑料盒,防静电服及配件,开关电源,无尘纸、无尘布,其他焊接辅助设备与工具,元件测试仪,放大镜,焊锡丝、锡铅焊料,电热板,电热线,油烟净化设备,离子风机,充磁机,手腕带测试仪,钳子,电子电器生产线,螺丝刀/旋具,无尘室耗材,撬棍、撬斧,其他橡胶制品,钳形表,合成胶粘剂,电表,网络测试设备,稳压电源,封口机,风机设备配件,美工刀,鞋套机,电烙铁,其他防静电工具、耗材,其他电动工具及配件,其他电源装置,电源线,电加热芯,食品包装机械,热电偶,离子风蛇,防静电包装、周转产品,其他机床附件,其他仪器仪表零配件,指示表,其它,量规,其他切削刀具,其他通用五金配件,组合工具套装、工具箱,剪子,鞋套,其他焊接耗材,塑料箱,盖类、塞类,防静电椅,防静电刷、粘毛器,防静电帘,印刷机械配件,温度校验仪表,焊台,零件盒/物料盒,仓储货架,胶水、浆糊,其他醇类,家具零部件,更多 >>